首頁 > 南京新聞 > 社會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京南站因擠壓致死旅客家屬索賠被駁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-04-15 10:19圖文來源: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案件回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3月26日,兩原告楊某某、侯某某之子楊某持票乘坐G7248次列車到達南京南站。15時43分許,在楊某不持當日當次車票的情況下,躍下22站臺并橫向穿越鐵軌。站臺值班的車站工作人員發現后向楊某大聲示警。列車值乘司機發現有人躍下站臺,立即采取緊急制動措施并鳴笛示警,數據顯示,列車速度急速下降。當楊某身體攀上21站臺邊緣之際,被D3026次列車向前拖拽擠壓于車體與站臺邊緣之間導致死亡。二原告訴至南京鐵路運輸法院,以列車司機沒有及時采取緊急處置措施,鐵路未盡到安全防護、警示的義務為由,要求被告承擔80%的賠償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院判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院認為,楊某在站臺滯留時沒有任何異常舉動,也未向鐵路工作人員求助,其躍下站臺,事發突然,并無前兆。站臺值班人員在發現有人橫穿線路后,奔跑過去并進行喝止。本案情況屬突發事件,無法預見并提前阻止。在地面有警示標識、站臺有廣播提示、站臺側面有提示、站臺有人值班的情況下,車站已充分履行了安全保障與警示的義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發現楊某穿越軌道的第一時間,列車及時采取了剎車(緊急制動)措施。事故發生后,南京南站及時聯系“120”急救中心、南京南站派出所及消防部門,從事故處理經過來看,被告已盡其所能,所采取的應急救助措施并無不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,受過高等教育,具備預測損害發生和防范控制損害結果的能力,其只要遵守相關規則,就不致發生本次事故。楊某未經許可、不顧警示擅自闖入危險區域,事實上對自身生命健康受到損害是一種漠視和放任。綜上,南京鐵路運輸法院駁回兩原告的訴訟請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話法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編采訪了本案的主審法官于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年輕生命的慘死逝去令人扼腕痛息。造成其父母老年喪子、其家庭悲傷境遇令人同情,但賠償的責任方是否構成侵權需要法律進行嚴格界定及證據支持,不能以情感或結果責任主義為導向。面對“死者為大”“多少給點人道性賠償”的人情與社會規則的沖突,我們沒有“和稀泥”式的判決,而是駁回了原告的賠償請求。這一判決明確了一個行為導向:法治社會之下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規則是一種約束,也是一種保護,“不逾矩”應當是每個人“從心所欲”的前提。這個判決,也向社會傳遞一個明確的信號:法律不讓守法者為“小惡”買單,任何人違反社會規則、因自身過錯造成的不利后果只能由自己承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尹淑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桔子彩票|手机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