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南京新聞 > 南京區街 > 江寧區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拂去歷史塵埃 喚醒古村記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-04-14 09:37圖文來源: 南京日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江蘇省住建廳公布首批江蘇省傳統村落名單,江寧青龍山腳下佘村社區的王家古村榜上有名。對于這座有著600年歷史的古村落,榜單意義非常:它肯定了村子的保護與發展方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若古樸水墨畫卷的佘村。 南報融媒體記者 張希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者按:4月7日,江蘇省公布首批107個省級傳統村落名單,我市江寧區、溧水區、高淳區共有13個村落“上榜”。13個村落為何能夠進入首批榜單?這些村落又承載著怎樣的鄉愁記憶?本報今起開設“解碼傳統村落,講好鄉愁故事”欄目,逐一探訪13個古村落,為讀者呈現這些傳統村落的歷史與未來、保護與傳承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報網訊 ( 通訊員 馬麗娜 南報融媒體記者 張希 王懷艷 ) 近日,江蘇省住建廳公布首批江蘇省傳統村落名單,江寧青龍山腳下佘村社區的王家古村榜上有名。對于這座有著600年歷史的古村落,榜單意義非常:它肯定了村子的保護與發展方向,也為村子的未來發展帶來政策機遇。重塑田園風光,留住鄉村質感,佘村社區王家古村踩著歲月流光,踏歌前行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挖掘:梳理歷史文化遺跡,吸引眾多觀光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落花格窗裝點的明清古建筑群、水墨畫般揮灑的阡陌風光、淳樸歡慶的佘村鑼鼓……位于江寧區東山街道佘村社區的王家古村環山抱水,文化遺產豐富,在民間有“金陵古風第一村”的美譽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11日,記者探訪煙雨籠罩下的古村,在游客中心拿一份導覽圖,按圖索驥打卡最受游客喜愛的“尋訪”路線——佘村“七古”。所謂“七古”,是指村里的古祠、古鐵、古宅、古花、古井、古樹、古窯,每一個都有數百年歷史,且對應著歷史典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中心三茅宮西側,明朝遺留的古井是游客熱門打卡點。古井井圈上有內凹龕狀二處,一處刻“井泉龍王之位”;一處刻“大明年間為一源泉,至大清甲申年改置為井”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井正對著村民潘陶香家門口,她告訴記者:“過去沒通自來水,整個村的人都到這兒打水,叮叮咚咚熱鬧到天亮,現在是游客來打卡。井至今還在用,村里人每年6月做黃豆醬,必須用這個水做出來才是那個味兒!”她說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“尋訪”路線走紅的背后,是古村發展思路的轉變。這些年,為了保護古村落、守護山水資源,佘村相繼關閉了石灰窯、礦坑……曾經的“礦山村”忙起了“考古”。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副教授姚遠說,古村落既是鄉土文化的重要載體,又是中華文化的認同所系,對增進文化認同、文化自信意義重大,這一觀點在佘村得到生動印證。隨著村里的歷史文化遺跡一個個被挖掘,《佘村故事》《佘村志》等整理完畢,古村落的前塵往事打開“閘門”,噴涌著重回后人眼前,不僅吸引觀光客,更讓村民們充滿認同感與自豪感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里老年黨員志愿服務隊的鄉賢們主動參與到古建筑修繕中來;老干部陳光春召集老同志組建鑼鼓隊,讓有百年歷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佘村鑼鼓重新響了起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史“活了”,經濟也活了。村子里,農家樂炊煙裊裊、新引進岳群青民宿開始試營業……數據顯示,2019年的佘村,累計接待游客量達5萬人次,越來越多佘村人愿意在家門口創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搶救:保護古建筑群,邊回購邊修復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七古”中,古宅、古祠——潘氏住宅、潘氏宗祠是村里最具價值的建筑文化遺產,但也是最棘手的古村“搶救”工程,考驗街道、社區智慧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開潘氏住宅的木雕大門,記者一腳跨入古宅深院,故人已四散離去,庭院里唯留屋主當年栽下的牡丹,靜靜綻放了300余年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史料記載,明末,潘氏始祖為躲避戰火由河南遷徙至佘村。順治初年,巨商潘恒才耗時17年建成“九十九間半”。建筑既有徽派元素,又融入南京地方特色,端莊大氣。目前僅存的六十六間因戰火、火災、年久失修等原因,已出現損毀甚至坍塌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著燈泡的橘色光源,古建筑修復人胡白生和同事們正用石灰拌著稻草粉,一點點往墻上抹膩子。他說,這是古建筑修復的“老配方”,“修舊如舊”要盡可能使用老材料,復活“老工藝”。“我們2017年就來的,斷斷續續干了三年,人最多的時候30多人,古建筑修復急不起來。”胡白生說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佘村社區黨總支書記程靜說:“之所以‘斷斷續續’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古宅繼承人眾多,協調難度大。”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不修就來不及了——社區調整思路,提出貨幣補償,將繼承人的產權收歸集體再修繕,為了不耽誤進程,佘村采取“回購多少、修多少”的模式分步推進,總投入1600多萬元。“目前修繕已完成八九成,估計還有半年時間完工。”程靜預測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介紹,潘氏住宅修繕完工后,社區將其打造為“金陵古風第一村”的旅游名片。目前已經修繕完工的潘氏宗祠被開發為“村史館”,計劃在9月份向市民免費開放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傳承:出招留人,做旺古村的“煙火氣”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保護古村落不但“見物”還要“見人”,圈起來保護的古村沒有靈魂。為避免村子“空心化”,佘村繼續探索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65歲的潘建中祖祖輩輩都在佘村繁衍生息,他萬萬沒想到,自己的家會成為游客的網紅打卡點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,潘氏住宅啟動修繕,工程設計方東南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實地勘探時提出,緊鄰潘氏住宅的約1500平方米村民自建房嚴重影響了古宅風貌展示,最好拆遷安置,潘建中的老宅就在其中。社區征得村民同意后,在村集體資產閑置牛棚、倉庫的位置新建了一批新中式風格小樓,給相關村民等面積置換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5月,潘建中老兩口搬進新家。古樸的青磚鏤空院墻外,粉嘟嘟的晚櫻亭亭玉立,薔薇綴滿花骨朵、藍色的瑪格麗特菊搖曳身姿……“一到節假日就有游客來我家拍照,多的時候一天有一二十批,我都成宣傳員了。”潘建中樂呵呵地說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居民離鄉,很大程度是因為農村環境差,改善環境才留得住“煙火氣”。老房外立面出新、鋪設雨污管網、建停車位、打造旅游A級廁所……這些年佘村社區不斷完善基礎設施建設,讓干凈整潔的人居環境與青山綠水相映襯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開思路,還要讓村民在家門口的掙錢機會多起來!除了旅游業,佘村社區成立并運作了三山兩湖農產品專業合作社,將村里零散閑置土地整合到一起,鼓勵種植大戶及農民個體戶耕種,由社區統一進行品牌及產品的運營,帶動農戶收益上漲。因地制宜傳承發展古村落,不只是為了安頓好過去,更是為自己爭取生機盎然的未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張希 王懷艷 責任編輯:王文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桔子彩票|手机app下载